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少妇小说  »  【交换】(05-06)【作者: 鹊山落花】
【交换】(05-06)【作者: 鹊山落花】
字数:8789
 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,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。
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,谢谢 !

      ***    ***    ***    ***
                第五章

  一阵尿急把刚刚入睡的我惊醒,我揉了揉惺忪的睡眼,摸了摸涨涨的小腹心中道:「哎!自打怀孕后自己尿频的邪乎,一夜要起来五六次。想自己堂堂七尺男儿竟然要怀胎十月,真是让自己一阵唏嘘。」

  我穿上拖鞋,推开房门,轻轻的向卫生间走去。岳母家是三居室两卫带跃层的格局,楼上楼下各有一个卫生间,我和妻子住在楼上,妻子的父母都住在楼下。
  当我准备推开卫生间的房门时,突然隐约听到了一声呻吟。这一声呻吟声音虽不大,但在寂静的深夜里却显得格外刺耳。原本以平静如水的内心,在这一丝淫靡之音撩拨下,又一次燃气欲望的火种。

  我从楼上探出半个身为,顺着声音向楼下望去,声音正是出自楼下岳母的房间。站在楼上的我透着夜色中那微弱的星月之光,看到的只是那扇紧闭的房门,但内心却早已漂到数个小时前,自己触碰到岳母身体时那过电般的感受。

  这是禁忌般的刺激,虽然只是那若有若无的一丝碰触,但这足以让我内心的欲火熊熊燃烧。我知道我继续站在这里,除了能听到那微弱的喘息声,看到的只是眼前的漆黑,但我的身子就如同定住了一般久久不愿离去。

  「丝……轻点」伴着一阵喘息,房间内传出了一丝轻语,那是一种雌性而略有低沉的中性声音。这声音对我来说并不陌生,但却不是来自岳母,而是出自于岳父。

  这是我第一次听到和我境遇完全一样男人的呻吟,那是一种压抑中透着一丝亢奋,低沉中带着一丝妩媚,轻吟中散发着一丝骚气的声音。

  我觉得我瞬间被这声音所折服,在紧张与兴奋的驱使下,我竟然鬼使神差般的走下了楼梯,悄悄的来到了岳母的房间门外。

  伴随着我一步步接近岳母的房门,屋内传来的声音变得越来越重。

  「都让你轻点了,你怎么还这么使劲,你当我还年轻啊,别那么使劲掰我的……啊!」岳父的话没有完,便终止于这一声高亢的音符。

  这一刻屋内不在发出一丝的声响,整个房间内寂静的只能让我听到自己心跳的声音。

  「嗯……」伴随着岳父一声压抑的轻吟,我内心中期待的暴风骤雨终于来到了。这是一场被一场被压抑下的风暴,没有电闪雷鸣,没有怒吼的狂风,有的只是一阵骤雨般密集的摩擦与撞击的声音。

  哼……哼……哼,一阵急促而有力的声音穿透门板,这蕴含雄性暴力之美的声音,正式发自我期盼已久的岳母口中。

  岳母的声音并不像妻子那样是一种发自鼻音的闷哼之声,而是那种从喉咙中喷涌而出的怒吼,是向她胯下的人儿宣誓她王者尊严的吼声。

  伴随着这如雄狮般的吼声,屋内传来一阵急促的砰砰之声,这是两具肉体激烈碰撞时发出的声音。

  岳父那压抑的喘息声在岳母这一波猛烈的冲击下,被撞碎成几截儿,忽紧忽慢不成调子,听着反倒更加无比惹人遐思!

  门的另一边岳父在岳母横冲直撞下渐渐的达到了高潮,而门外的我早已脸霞绯红,股间一股暖流而过,一股淫水喷涌而出顺着大腿的内侧缓缓流下我背靠在门外的墙上,闭上眼睛,聆听者屋内的淫靡之音,思绪早已漂到屋内,飘到了床上,飘到了岳母的胯下。

  我的手此时仿佛变成了岳母胯下的昂扬,粗暴而有力的袭向我胯下的娇嫩之处。跟随者屋内的声音,有节奏的扣挖着胯间那潭春水。

  啪!啪!啪!屋内的撞击声渐渐的变得清脆,我知道那是欲望的肉棍拍打春水的声音,脆暴的让人浮想。

  啪!啪!啪!啪!啪……,屋内肉体撞击的声音越来越密集,越来越清脆劲爆,岳父也终于放开喉咙,跟随着岳母每一次的拍打而发出一连串的「啊啊啊啊啊」之声。

  屋内一连串的声音终于让屋外的我再也坚持不住了,我的身体如同柔软无骨的棉花,瘫坐在地板上,左手紧紧的捂着自己的嘴不敢发出一丝声音,而又手则疯狂的扣挖着自己的阴部。被欲火彻底唤醒的肉穴充满了滚烫的淫汁,伴随着自己有力扣挖,发出一声声咕叽咕叽之声,仿佛在召唤屋内那个长着肉棒的女人,渴望雄壮的昂扬来满足自己。

  最终我在这一连串的肉体啪啪声,高亢的叫声,粗重的吼声中送上了前所未有的高潮,同时小腹一阵抽搐,一股暖流如泄闸的洪水喷涌而出,我竟然失禁了。
  喷薄而出的尿液透过棉质内裤,如喷泉一样激射而出,喷的门外地板一滩淡黄。原本还享受着高潮余韵的我,被这喷射出的尿液彻底惊醒。

  我惊慌的看着地上的水渍,一时不知如何是好。正在我在门外尴尬懊恼时,屋内却突然传来了声音「死老婆子,你今天晚上怎么这么恨,我下面都让你给捣烂了。」岳父用着一种难以言表的语气埋怨着岳母。

  随后便听岳母说道:「你现在埋怨我,刚才看你那骚劲,还不是一副被满足的样子。」

  「你就折腾吧,这要是让楼上听到,看你这岳母还怎么有脸当。我去洗洗下面去了,我回来你也洗洗。」说完我便听到岳父从床上下来,向门口走去。
  我吓的顾不上身边的那滩尿液,赶忙向楼上跑去。可是没等我向上走几部,房门吱呀一声便被打开了,岳父上身只披了件衬衫光着下身变从屋内走了出来。我吓的赶紧靠在楼梯里侧的墙上,屏住呼吸一动不动的注视着从房间里走出来的岳父。

  幸亏楼梯在岳母房间的侧面,只要从房间里的人不特意向这个方向看,是无法看到跑到楼梯上的我。

  更加万幸的是岳父和我一样也很紧张,他用内裤捂着下身防止阴道里的精液流出,一面又怕我突然从楼上的屋里出来,所以弓着腰扭着屁股一阵小碎步的向卫生间跑去。

  当岳父走进卫生间后,我长长的出了一口气,刚要小心翼翼的向楼上走去,就在这时我突然发现,岳母竟然穿着睡站在门外,眼睛注视着门侧旁那滩水渍。
  我的头嗡的一下,差点没坐在楼梯上。我浑身颤抖的注视着楼下的岳母,深怕他抬头看到我。但岳母却始终没有向上看去,而是默默的从屋内取出一大卷卫生纸,快速的将地上的尿液简单的擦拭了一下,扭身向阳台附近的厨房走去,将卫生纸丢进了厨房的垃圾桶里。

  我借着这功夫快速的爬上楼梯,冲进卧室扑倒在床上,大脑一片空白。
  这一夜脑海中不断出现岳母的画面,我心中十分肯定岳母已经知道我昨晚的行为,我无法想象第二天迎接我的将是什么?岳母会不会把我的事情告送岳父和妻子?我不知道或许不会,或许……

  辗转反侧,这一夜注定无眠。

  第二天如同平常一样,岳母和岳父都起的很早。一夜没睡的我很早就听到了岳父岳母忙碌的声音,如果像往常这个时候我早已经下来帮着岳母在厨房做早饭了,但今天早上心虚的我一直赖在床上不敢起来,心里像装着十五个吊桶,七上八下忐忑不安的聆听着外面的动静。

  就在我躺在被窝里无比纠结的时候,突然想起了敲门声,岳母在门外说道:「小毅起来吧,该吃饭了。」

  岳母竟然上楼来找我了,我吓的躲在被里不敢出声。岳母在门外稍等了一会儿,见我没吱声,便推开门走了进来。

  我紧闭双眼做熟睡状,岳母走到床头关切的看了我一眼,然后俯下身子摸了摸我露在外面额头说道:「也不怎么热啊,小毅你身子不舒服吗,要是难受可跟妈说,妈带你看看去?」

  这时我是不能继续装睡了,我刻意的装作有些精神萎靡的摇了摇头说道:「妈我没事,就是有点头疼,休息一下就好了。」

  岳母看了看我说道:「那你就躺在床上别起来了,一会儿妈把饭菜端过来,你咋床上吃吧,今天你就在床上多躺会。」

  岳母说完便起身走了出去,我看着岳母离开的背影,如释重负的穿了一口气道:「看来岳母是个聪明人,他不想把昨天的事情挑明吧,既然岳母不想挑明,我何必自诩烦恼呢。」

  想到这里我的精神倒是真的好了许多,心情也放松了不少。虽然事情就这么过去了,但是随后的一整天我还是大部分时间呆在屋内,尽量避免和岳母单独接触,尤其是岳父离开家后,整个一下午我几乎没有和岳母单独在一起过,因为在我的心中始终无法越过那道坎。

  就这样日子又开始在一成不变中度过,虽然我和岳母的关系逐渐恢复到了从前的样子,但那一夜的影像已经深深的印在了我的脑海里,所以每当我看到岳母的时候,我的目光都会不经意的停留在那些不该注意的部位上。

  有时候我会突然和岳母的目光相对,岳母每次都会对我若有若无的微微一笑,这淡淡的微笑都会让我的心没来由的悸动。

  这一天吃完晚饭我便要求妻子带我出去走走,毕竟挺着个大肚子刚吃完饭需要多活动一下。

  此时的我可能受怀孕雌性激素分泌的影响,不仅长发披肩、面容白皙,而且身形早已经是丰乳肥臀,一眼看过去就是一个大月的孕妇,所以这段时间我基本上吃完晚饭都会要求妻子带我出去溜达一下。

  今天我吃完饭同样要求妻子带我出去走走,可是最近妻子的工作十分繁忙,根本就没时间陪我出去。

  「小毅妈带你出去走走吧。」岳母见妻子拒绝了我,便主动走上前来要求陪我一起出去散步。

  岳母的话让我的心怦然一跳,我竟然有些脸红的看了岳母一眼,不知道为什么,我竟然有些紧张和期待。

  妻子当然乐意让自己老妈代替自己,所以她便催促我收拾一下,和岳母一起出去散步。

  就这样我在妻子的催促下,便和岳母一起走下了楼。虽然岳母对外说我是她的侄女,但毕竟不愿意让我过多的在熟人面前抛头露面,所以我散步的时候大多都是前往距离小区远一点的地方溜达。这一次也一样,我和岳母下楼后便直接前往距离小区稍远一点的街区。

  此时已是深秋时节,秋风阴寒。岳母见我有些冷,便走过来帮紧了紧身上的大衣,同时一把将我搂在了怀里。

  岳母柔软散发着母性的身体在带给我温暖的同时,一种异样的感觉在我身体里极速蔓延着。

  我深深感受到了一种感觉,那是一种火热的感觉,那是一种让我心跳猛烈跳动的感觉,同样这种火热的感觉在燃烧我全身的血液同时,也染湿了我的胯间。
  我呼吸有些急促的看着面前的岳母,她却用母爱般温柔的目光回应着我满是情欲的双眼。

  突然一阵秋风吹过,扬起一片浮尘,细微的尘粒随着皱起的秋风吹进了我的双眼。

  岳母见我被风沙迷了眼,关心的凑到了近前,分开我的眼睛凑过去,对着我的眼睛轻轻的吹着。

  看着岳母柔软的红唇在我眼前轻启,感受着那一缕成熟的香韵气息,我竟酥软在了岳母的怀中。

  我不知道岳母是否察觉了我的异样,但我知道此时的我绝对已经到了情欲溃堤的当口。我从来没有想过我会对自己的岳母如此动情,我强忍着内心的浴火对岳母说道:「妈我们回去吧。」

  岳母似乎也感受到了异样,不自然的点了点头,两人便在一丝不易言明的尴尬气氛中,折回了来时的路。

  原本我以为这件事就此终止,然而该来的终归还是来了,不过那是几个月后的事情了。

                第六章

  九月怀胎一朝分娩,我终于体会到了做女人的不易。再经过几个小时撕裂般的疼痛后,我终于生下了我和萍的第一个孩子,更令人欣慰的是我生下的是一名女婴,这就意味着当我的子宫再一次被受孕后,我将与受孕着交换彼此的生殖器。
  终于能变回来了,当我看着怀里嗷嗷待哺的女儿时,我的心情并没有因为能重新变回男儿身而激动,反而却有了一点点小小的失落感。

  在接下来的日子里,我真正的成为了一个孩子的母亲,尤其是当女儿那粉红的小嘴吸允我的乳房时,感受着源源不断的乳汁通过的我乳头进入女儿的身体里,那种酥麻的感觉让我更加坚定了要做女人的信心。

  但我心里的变化并没有急着向家里人说出来,因为妻子这些天不断的再我耳边唠叨,只要等我满月之后便要和我换回来。

  我看得出自打女儿出生之后,妻子便迫不及待的想重新变回女人,或许是孩子的到来激发了她内心中的母性,使她厌倦了作为半个男人的生活。

  可是没等我想好要不要和妻子讨论换与不换的问题时,一个更为棘手的问题突然出现在了我们的面前。

  就在我刚刚出满月的第二天,我远在老家的母亲突然打来电话,她要过来看她刚出生的宝贝孙女。

  这个时候我才想起来,自打我怀孕后整整十个月了,还没有和母亲见一面。
  原本我们是想等换回身体后再告诉母亲我们有孩子的事情,可是纸包不住火,生孩子这么大的事情终归是要告诉孩子奶奶的。

  最初母亲以我和妻子都去外地工作了,可是在我和母亲一次通话中说了漏嘴,没办法我只能撒谎说是小萍怀孕了,现在在她妈妈家待产。

  当时母亲就要赶来看看,被以各种理由给挡住了,后来生下孩子后恰巧老家出了一些事情,把母亲的身子给绊住了,不然母亲在我坐月子的时候就已杀了过来。

  但是这次母亲办完了家里的事情,说什么都要过来看看,我和妻子实在是找不到什么理由再阻拦老太太,没办法我和妻子一家只能硬着头皮接待老妈了。
  老妈的到来让我剪掉了蓄了一年的长发,穿上了脱了整整一年的男装。
  虽然我现在身体和容貌都已经女性化了,但因为我的身体因为怀孕胖了很多,再加上剪掉长发束上胸换上男装,乍一眼看上去却也没让母亲看出太多的破绽。只是老妈看到我后,直说我这段时间被丈母娘养的白胖胖的,皮肤滑溜的像个小媳妇。

  母亲来了之后便执意要求和媳妇住在一起,非要在这几天尽一尽做婆婆的责任,帮着媳妇伺候一下孩子。

  母亲这个要求并不过分,我们没有回绝的理由,于是母亲理所当然的和妻子住在了楼上的卧室。而我则搬到了楼下岳母卧室隔壁的客房中住了下来。由于母亲此次前来重点目标是她宝贝孙女,所以母亲来的这段时间一切相安无事,直到母亲临走的前一晚却发生了一件意想不到的事情。

  那天晚上岳母提议全家去饭店为母亲践行,也算是略尽地主之谊。

  说句实话跟母亲在一起的这段日子,对于我和妻子来说,简直可以用心惊肉跳来形容,深怕一个不留意被老妈发现破绽。胆战心惊的日子,让我第一次产生了变回男人的急迫心情。

  我相信有同样心情的不止我一个,妻子、岳母甚至岳父都是如此,而第一次被带出门的女儿又显得格外的乖,全程在母亲的怀里不哭不闹,所以为母亲践行的那顿晚宴大家吃的格外尽兴,唯独母亲对于即将要阔别她心爱的孙女,而流露出了无限的不舍和惆怅。

  当我们从饭店出来的时候,除了母亲之外其余的人都有些喝高了,尤其是妻子竟然当着我母亲的面,把手放到桌下直接拉开我裤子的拉链,伸到我下面足足玩弄了十多分钟,弄得我下面呱嗒、呱嗒的湿了一裤裆。幸亏脸上的酒色遮住了潮红,不然我在自己老妈面前就出大事了。

  饭后回到家里,除了我还有一定酒量之外,妻子一家三口都已经是酩酊大醉,能够自己回到家里都是十分庆幸的事情。

  母亲看着摇摇晃晃的妻子一家人,伏在我耳边低声说道:「这家人平常看着还行,怎么都跟八辈子没见过酒一样,玩命的往死喝。」

  我苦笑的摇了摇头,心中也是觉得妻子一家人喝得有点太多了。不过不管怎么说,除了妻子有那么十分钟的失态之外,其余的时间大家在母亲面前掩饰的还算正常,这对于我来说就已经很是万幸了。

  母亲看了看点已经九点多了,便对我说道:「你和小萍今天就在下面的客房住吧,我自己带着孩子去楼上住。」

  岳母便扶着醉醺醺的岳父歉意的对我妈说道:「亲家母不好意思,让你见笑了,您今天晚上就多受点累,幸好明天是下午的车,大家都不用早起。」

  「您这么说可是见外了,我来这些天你们老两口忙前忙后的,真要说过意不去的那的是老婆子我。」母亲一脸热情的向岳母说道。

  大家今天都喝的不少,所以在客厅里简单的客套了几句,就都各自回屋睡觉去了。

  回屋倒头就睡的我也不知道睡了多久,忽觉得一阵口干舌燥,头疼得如炸裂一般。我晕头转向的从床上爬了起来,随便抓了一件衣服披在身上,便晕沉沉的从屋里走了出来。

  本来我是想到客厅找一杯水润润干裂的嗓子,不想刚从卧室里走了出来便迎面碰上了从卫生间里出来的岳父。

  只见穿着睡衣睡裤的岳父摇摇晃晃的从我身边走过,我轻声的问道:「爸您没事吧?」

  岳父摆了摆手回答道:「没事就是头疼的厉害?」随后岳父见我上身只套了一件衬衫,下面仅穿着一件内裤光着大腿在客厅里站着,便关心的问道:「天气还冷着呢你怎么穿的这么少就出来了?」

  我指了指桌上的水杯轻声说道:「我口渴喝口水就睡。」

  「那你喝完水赶紧回屋睡觉,小心别着凉。」说完岳父便推门走进了卧室。
  足足一大杯的凉开水下肚后,身体得到一定缓解的我,忽然觉得腹中有些空落落的,便想找些水果垫垫肚子。

  就在我刚走到冰箱旁的时候,突然身后有人对我说道:「小毅你大晚上的不睡觉,光着个半个身子在屋里瞎晃荡个啥。」

  我回头一看,不由得吓了一跳。原来说话的人不是别人,正是自己的老妈。
  此时的我上身仅仅穿了一件衬衫,下身则是一条女款蕾丝内裤。胸前一对被束缚了整整一天的豪乳,此时正在半掩的衬衫里怒放着。

  幸亏此时是乌漆墨黑的晚上,母亲又站在二楼对我说话,距离和光线都不足以让老花眼的母亲看清我此时的身体。不过饶是如此,也把我吓了一身的冷汗,深怕老妈此时从上边走下来,那样我伪装了这么长时间的身体,岂不是被老妈当场揭穿了。

  想到此处我赶紧对母亲说道:「我就是肚子点空,想吃点东西垫垫。」
  「赶紧睡觉去,大晚上的吃什么东西。」母亲一副教训的口吻对我说道,并且边说边向我走了过来。

  我一看不好,赶紧一个箭步向身边的卧室门口走了过去,嘴上快速的回复道:「妈我这就进屋了,你也赶紧睡觉吧。」

  没等老妈再说话,我人已经一溜烟的钻进了卧室。当我关上房门的时候,外面的母亲还在对我抱怨的说道:「我又不是老虎妈子,你见我跑个什么劲。」
  幸亏这是在老丈母娘家,到底不是在自家随意,母亲虽然十分不满我刚才的举动,但也对我穷追猛打,在客厅里抱怨了两句便回身走回了楼上。

  我隔着门仔细听着母亲慢慢走上楼,进屋关门之后,方才靠在门边长长的出了一口气。

  低头看了看胸前起伏的雪白胸脯,暗暗大呼了一句好险。经过老妈这一吓,我肚中也早没了饿意,于是一头钻进了被窝准备好好睡上一觉。

  可是说也奇怪,此时的我虽依旧头昏脑涨,但不管怎么努力就是睡不着,迷迷糊糊的躺在床上辗转反侧了不知道多长时间,终有些睡意时,却从隔壁飘来一丝若有若无的喘息声。

  我侧耳凝听,那声音时断时续,若有若无,细如蚊蝇,但却丝丝入耳,撩人心魄。

  声音虽不大,但由轻入重,时而又夹在着铿锵有力的吱呀之音,用屁股去想也知道那是什么声音。

  情欲干柴,期待炙热的烈焰;久旱的田地,渴望雨露的滋润,寂寞难耐的我,早已泛起春水的涟漪。

  隔壁的声音越来越大,那粗重的闷哼声与压抑的呻吟声交织在一起,伴随着一阵急促而清脆的啪啪声,预示着隔壁的春宫大戏已拉开高潮的序幕。

  吱呀一声一直背对着侧躺在身侧的妻子,突然翻过身子向我这边靠了过来。
  伴随着粗重的喘息声,一股炙热如火的气息如烈焰般喷射在我的脖颈与耳畔。一只手毫无预兆的伸向了我的胯间,紧紧的抓住了内裤的边缘,刷的一声内裤被干净利落的胯间拽了下来。

  身后的喘气声越来越重,伏在股间的手掌穿过萋萋芳草,顺水而下,滑入早已泥泞的沼泽。

  娇嫩的小穴如含苞待放的花蕾,被两根入侵的手指不断的搓揉、抠挖,吐出一股又一股粘滑的汁水。

  「嗯……」积蓄已久的情欲,终于在压抑中得到释放,一声低低的呻吟,燃起身后的烈火。

  伴随着身后人的一阵粗重的喘息声,火热如烙铁般的肉棒生硬的向我臀缝间插去。

  扑!坚硬如铁的肉棒轻易的刺破了胯间的娇嫩,紧紧搂住我腰身的手臂向后猛的一拽,顶在穴口的肉棒借势一插到底,撞破了欲望深处的闸门,情欲的洪流瞬间破闸而泻,滚烫的汁水喷洒在狰狞的龟头上,换来身后一声舒爽的喘息声,这一刻我整个人仿佛融化在了身后丰满的臂弯间。

  我忘情的靠在身后人儿的怀中,丰满柔软的触感激起身后妻子原始的欲望,她整个人死死的把我压在身下,用力的摆动着的腰身,凶猛而快速的冲击着身下肥腻而又饱满的双臀。

  扑!扑!扑!两个死死叠压在一起的肉身,发出一声声皮肉冲撞与摩擦的声响。我用尽平生的力气紧咬着牙关,不让欲望的洪流发出宣泄的涛声,发出的只是那被身后凶猛撞击,而断成几截忽紧忽慢的喘息声。

  哼!身后的妻子如一头发情的公牛,伴随着一次次冲击发出一声重似一声的闷哼声。突然她一把抓住我的头发用力的向后一拽,我的头部不由自主的被他从床上拽了起来,她猛的一低头一口吻在了我细嫩的脖颈上。那是饱含激情的一吻,细嫩的皮肉被她猛的吸入口中,周身的血液随着这强而有力的吸允,极速的向我脖颈汇聚,痛而爽的快感如利剑般刺破我的脑干,让我不由自主的发出一声嘹亮呻吟声。

  这一声呻吟打破了屋内脆弱的平衡,身后的妻子发狂般的在我耳畔发出一声声怒吼。体内的肉茎更是向发怒的公牛,在我水嫩的阴腔内横冲直撞,浑圆而有力的龟头如重锤般凶狠的捶打着我脆弱的宫颈。

  或许是因为隔壁的岳父母,更因为楼上的住着自己的母亲,即使欲望的洪流早已冲毁理智的堤坝,但我仍然紧咬牙关不让自己再发出淫媚的叫声。我双目紧闭,两只手死死的抓着身下的床单,任凭背上的女人纵横驰骋。

  我的压抑与隐忍更加激起了背上女人的征服欲望,她双手用力的摁在床上支撑起自己的身体,腰身像开足马达的机器,带动着那火热的肉茎在我柔嫩的腔道里做着活塞运动。

  啪啪啪啪之声盖过了充斥着房间内每一个角落,丰润饱满的雪臀白被拍打的一片嫣红,强劲有力的抽插燃烧着我体内每一根血管,伴随着来自臀部一次次劲爆的撞击,我不由得发出一连串痛苦而又陶醉的鼻音。

  或许是许久没有释放,背上的妻子今天变得异常的凶猛,就在我以为她即将释放出体内所有的激情时,她竟突然一把将我从身下抱住,一个翻身将我从床上整个翻到她的身上,变成我半仰在她的身上。

  她双手使劲的托住我丰满的腰身,胯部用力的向我双臀顶去。伴随她每次的用力,我丰盈的身体如同一叶航行在波涛汹涌大海中的小船,在滔天巨浪中颠簸起伏,承受着惊涛骇浪的无情拍打。

  砰!砰!砰!灵与肉的碰撞迸发出劲爆的撞击声。体内的阴茎如同一把动力十足的电钻,疯狂的向着最深处钻去。浑圆的龟头仿佛变得锋利无比,不仅毫不怜惜的刮割着阴腔两侧的皮肉,更是次次都钻向我狭窄的子宫口。

  我深深的感觉到体内那粗壮的阴茎,正在使劲浑身的力量冲向我的子宫口,那浑圆的龟头正疯狂的挤入我的子宫,我甚至可以感觉到我狭小的子宫口正在被这根肉棍用力撑开。

  就在我消受这痛与爽交织的快感时,我对面的房门竟然毫无声息的在我面前慢慢的打开。

[ 本帖最后由 皮皮夏 于  编辑 ]本帖最近评分记录
夜蒅星宸 金币 +8 转帖分享,红包献上!